关于博后基金的一封信